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假道伐虢 >

晋国假虞伐虢那么虞国和虢国在哪?

归档日期:07-2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假道伐虢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周朝初期四大公爵国虢国、虞国、宋国、州国之一,其中宋国是商朝后裔,州国是夏朝后裔,这两国只是为了体现周朝分封的公平性而得到公爵之位。而虢国和虞国,是姬姓诸侯,他们的开国之君都是周武王的叔父,这两国才是周武王最倚重的诸侯。

  虢国初封在关中西部,负责看守西周关中西大门,而虞国在关中东部,负责看守关中东大门,西周初期这两国位置极为重要。

  到了西周晚期,虞国在西戎的压迫下失去了部分土地后向北转移,虢国则将都城迁到了关中东部,赶走部分西戎,灭了焦国,与虞国为邻。

  这样一来,关中东西两个出口,全部控制在虢国手上。虢国的地理位置,对西周王朝来说,举足轻重,至关重要!

  周平王东迁后,虢国失去了西部所有土地。虢国和虞国两个公爵国,就在中条山附近互相依存。

  春秋时期,晋国对外扩张,晋献公打算一统河东地区。历史发展到这一时期,河东的南部只剩下两个诸侯:虢国和虞国。

  虢国和虞国,,此时他们的境遇是,随时提心吊胆,等待晋国的入侵。西周初年得到公爵爵位的风光一去不再,令人蹉跎不已。

  晋国与虢国的矛盾由来已久,周平王东迁之后,晋文公带兵杀入虢国,弑杀周携王,这是两国结下大仇的开端。后来晋国两分,大宗和小宗对立,虢国多次出兵晋国对付小宗,而后来统一晋国的恰恰是晋国小宗。因此晋虢双方,都欠对方不少血债。十几年前,晋献公铲除诸公子时,不少公子带着簇拥者仓惶逃入虢国,进一步加深了两国的矛盾。

  晋国与虢国之间,隔着一个永远保持中立的虞国。谋臣荀息给晋献公献策,越过虞国先把虢国灭了,回过头来再灭虞国,这个计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假虞伐虢”。

  这个计谋最关键的一环,便是取得虞国国君的信任。为达成目的,晋献公下了血本,向虞国国君赠送两件宝贝,一为晋国镇国玉璧“垂棘之璧”,二为御用宝马“屈产之乘”八匹。

  春秋时期,垂棘璧与和氏璧并称,所谓北垂棘南和氏。垂棘璧后来在晋国屡次政变中失传,而和氏璧后来则成为秦始皇的传国玉玺。

  晋献公送出垂棘璧这个象征晋国权力的国宝,礼不可谓不重。而吕梁山上屈地(今山西临汾市吉县)所产的宝马,经过精挑细选之后才成为晋献公的御用宝马,这份礼同样珍贵无比。

  收取晋献公的豪礼,虞国国君勉强同意晋国借道,但是仍保持高度戒备。现代很多人认为虞国国君很愚蠢,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。实际上站在虞国的角度看,如果不借道,虞国就是第一个被灭的。

  虞国一方,则集结重兵于都城,以防不测。按照周礼,虞国是第一等的公爵,晋国是第二等的侯爵,晋献公理应轻车简从进入虞国都城,去拜会虞国国君。

  在这个用拳头说话的年代,晋献公自然不会完全遵照周礼行事,他统领三千精锐禁卫军,开进虞国都城。这个兵力不足以攻破虞国都城,但虞国人也绝对拿他没办法。

  虞国都城宽阔的大道上,由虞国侍卫开路,接着是布成阵形的晋国禁卫军,人人手持长矛,步伐整齐。晋军两百人一组的车队,队与队之间相隔几丈远,如果敌方围攻,至少得有十倍以上的兵力。中间的一组车队足有五百人,外围人人手持长盾,向着外侧,即使有人在屋檐或道旁放箭偷袭,亦休想可轻易伤到持长盾者,更不用说伤及里面还有弓弩兵和长枪兵几层包围的晋献公战车。

  车队一路开进,虽然很强硬地抵达宫殿之中,虞国却也并未作出过激反应。两位国君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,在宫殿之内设宴同盟。

  在两位国君举觞饮酒,口不对心地说着恭维话的时候,晋国的大军隆隆开动,由里克为主将,荀息为副将,借道虞国,开进虢国境内。

  “假虞伐虢”这个计策是荀息想出来的,也是他亲自将国宝“垂棘之璧”和“屈产之乘”送到虞国,说服虞国国君借道的,可是一到真正出兵,为何他反而成了副将呢?这是晋献公的用人智慧。

  里克曾是太子党的首席大将,为人刚猛,在太子申生最得势的时候,里克更是骄横跋扈,当时太子党的确威胁到晋献公的统治。所以晋献公要打压太子党,而骊姬又推波助澜,最终导致太子自杀,太子党瓦解。现在太子不在了,里克失去主心骨,地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,日后奚齐即位,他能否保住现有地位都很难说。

  荀息不同,他为人圆滑的多,与骊姬联合辅佐奚齐,只等晋献公驾崩,他就是托孤重臣。奚齐又年少,骊姬在晋国没有根基,他这个老臣定会一手遮天。

  晋献公用里克为主将,意在提拔一个弱势大臣来制衡另一个强势大臣,这是帝王驾驭群臣之术,以免将来荀息位高权重,奚齐连个得力帮手都找不到。

  里克和荀息统领的大军,足有四百乘之多,兵力在三万人上下,如此兵力在春秋初年绝对是雄兵荡荡。里克采取的是猛攻敌方都城的方式,务必在对方援军赶来之前,攻入虢国都城。

  晋军在城外耀武扬威,虢国国君颜面大失。几十年来都是虢国入侵晋国,前不久还有晋人前来投奔,他怎能咽下这口气。于是针锋相对,出城列阵接战。

  这可正中晋军下怀,他们不但兵员和战车数量大大占优,作战素养也高于对手,这一仗根本没有悬念。虢军败北后,甚至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防御都城,虢国国君不得已逃往东周洛邑。

  好戏还没有结束,按照晋献公事前吩咐,里克对百姓秋毫无犯,将府库宝藏装载十分之三,宫女也集中十分之三。用战车载往虞国,赠给虞公,作为“假虞伐虢”的报酬。

  从虢国到虞国的官道上,每天物资和美女源源不断。虞公喜忧参半,唇亡齿寒,失去背后这一嘴的齿,前面的唇则更加危险。

  恰在此时,晋献公前来辞行。并称既然虢国都城已经下了,自己没有必要继续监军,只留里克的晋军继续清扫虢国其他城邑。晋献公自己,则统兵离开虞国,顺便在中条山上狩猎。

  这回虞公松了半口气,压力减少一半。以他公爵身份,却还未真正好好招待晋献公,于是提议自己陪同晋献公出猎,报答晋献公赠送礼物之举。晋献公一番推辞,最后勉强同意。

  晋献公不说结束,虞公也不好意思逐客。不料此时有都城斥候来报信,言晋军已经攻克虞国都城。

  虞公大惊失色,忙统兵回城,但见城墙之上,飘扬着一面面晋国的大旗,墙头的晋军盔甲鲜明,正是里克统领的晋军。虞公面无表情,瘫坐在战车上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jeffwhiting.net/jiadaofaguo/1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