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假电报 >

“陈毅不会打仗”这个电报到底是怎么回事

归档日期:11-2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假电报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鲁南军于10月7日晨,在炮兵、飞机的掩护下,以整编第26师为主攻,共展开8个团的兵力,向峄县、枣庄地区发起攻击。山野1纵仓促转入防御,接战不利,7日晚原拟以第2旅两个团配合第1旅向第77师实施反击,因国军第59师已占泥沟,堵住了反击路线日军进占峄县、枣庄,继占郭里集,1纵以一部反击郭里集,激战一夜未能奏效,只能撤出战斗。[1]

  10月8日2时,陈毅致电各部,发出“关于目前行动与准备工作指示”,称:“决以华野一、六师南歼由两淮东犯涟水之敌,尔后再回师执行原计划。目前山野应巩固运河、新安镇、沭阳及六塘河以北阵地,并准备西进”,[2]要求山野各部“注意集中主力休整进行深入政治动员与战斗补习教育,迅速医好伤兵【病】员,补齐棉花检查弹药及其他各项准备工作”。[3]据该电可证,此时陈毅尚无回师鲁南的打算。但就在当日晚些时候,陈毅致电华中分局、华中军区,突然提出得知鲁南之敌已于7日开始北攻,“如鲁南紧张,则应考虑山野回固根本”,“我便不能南来你处,只好分任南北”。[4]

  10月9日,张云逸、黎玉、袁仲贤致电军委报告:“虞日徐州顽以廿六师及五十师一部为左翼,以七七师为中路,五九师为右翼,向我文峰山、牛山间地区进攻,与一纵主力接触竟日,我阵地被敌占,一纵自动撤出,齐日顽已占领峄县、枣庄”。陈毅一面令山东军区等“准备长期战争,决不丧失该地区”,一面于当日午时致电中央及华中、山东领导人,指出:“由于一、六师南下,山野便只能在宿沭间处于防御钳制地位”,“因此半月来我们所准备之山野华野拆【会?】合出击不得不推迟,但敌情变化甚快,恐不待华野再北上,敌在淮北有新增,西进便难操胜利”,且“鲁南情况突紧,敌将继进山东,局面堪虞”,明确提议:“目前办法是以山野回鲁南退敌,或华野在南面打一仗后迅速北上巩固淮海,或竟不怕淮海糜烂让山野北上打敌之后再南下。如山野留此无仗打,华野在南面一时难以北返,则鲁南破碎,于全局不利。我主张山野突然转回鲁南能打仗,华野派队接替淮海”。[5]

  陈毅这一主张等于丢开华中方面的后路不管了,立刻招致华中领导人的激烈反对。8日华中军区即复电陈毅,强调:“如华野南下两淮作战,而山野又北上鲁南,则淮海有被迅速占领,切断我华野归路可能,如此则华中战局势将不可收拾”,“我们意见今后华中、山东长远相依,合则俱存,分则俱亡。因此我们认为华野、山野必须合并,陈粟必须一起行动,以便统一军政财粮之支配”。[6]9日,张鼎丞、邓子恢、曾山秘密致电中共中央告状,对陈毅率山野出击以后的指挥提出强烈的批评,认为“山野、华野分开行动,对将来战局无法改变,对全国战局亦有害处”,“坚决反对陈这种布置”。[7]

  军委10月10日的回电采取折中的方式,一面同意“山野以适当兵力回鲁南配合叶飞击敌这是必要的”,另一方面亦指出:“山野全部回鲁南与华野平分兵力,于目前形势下作战不利”。[8]依此,陈毅于当日14时致电华中军区和华中野战军,决定带2纵、8师回鲁南,7师留在淮海地区担任防守。[9]

  平心而论,虽然华中变卦和鲁南受攻使得山野处境尴尬,但陈毅的这种部署“实际上是将主力部队平分在三个地区和敌人作战”,[10]违反了此前各方均强调的集中作战的原则,也忽视了确保沭阳这一轴心位置的安全。故此这一主张不仅招致华中领导人的反对,甚至山东军区的领导人也不以为然,张云逸等在10月16日的一份电报中提出:“我们意见,目前我华野、山野主力仍以集中力量求得歼敌一部以改变华东战局为有利。如山野北上入鲁,则华野亦恐难连续战斗,且山野入鲁后如敌即乘此进占沭阳与陇海线,将对整个华东战局不利”。[11]这是较为顾全大局的主张。

  粟裕也敏感地觉察到,一旦山野弃淮北回鲁南,则华中野战军将陷于非常被动的境地,故此主张两方各退一步,集中兵力于淮海地区作战。10月11日,他单独给中央及陈毅、张鼎丞、邓子恢、谭震林去电指出:“鲁南不利,华中将难于坚持,但华中如不能坚持,则将使我大军局促于鲁中地区更为不利,造成山东莫大困难。为欲挽救此种危局,非集中华野、山野全力以赴不可。为此,必须抛开次要求其主要”,建议集中华野、山野主力沿陇海路西进,威胁徐州,直逼津浦,这样可解鲁南之危而避免调动八师,淮海压力亦可减轻。粟裕并强调此方案“对鲁南极有利,惟对华中要吃亏”。[12]同日,华中军区致电陈毅,称已停止对两淮以东之敌作战,拟于日内即北来,要求山野华野统一指挥、集中行动。

  陈毅在与张鼎丞、邓子恢、曾山会面商谈之后,于12日辰时致电军委,称华野主力日内北移,我们即会合统一指挥。今后出击地区一是鲁南、二是淮北,鲁南战场好但比较远离淮海、盐阜,淮北战场可兼顾苏鲁,但鲁敌冒进,临沂亦难保。[13]陈毅提出:“要稳妥则宜出鲁南,要大胜则一直向西”,认为“在鲁南或在淮北作战各有利弊,请中央指示”。[14]

  显然,此时华中领导人作出了妥协,认为还是以集中兵力作战为上,但对于作战区域,则力主仍在淮北。谭震林12日亦致电陈毅等,主张在先歼睢宁北之敌,再歼鲁南之敌。[15]但山野领导人倾向于回鲁南,陈毅13日致电中央,认为“如需要向西行动,亦需回鲁南打一仗,补足兵马、干部、冬衣,布置工作,才便利西征”。[16]本就认为集中兵力是决胜的关键,此时华中方面的态度和方案恰恰是有可能造成这一集中的最佳方案,故此,当即表态支持,13日致电陈毅等,认为集中山野、华野全部在淮海地区打大仗开展局面,对各方均有利,指示8师暂不回鲁南。[17]

  也许是憋了一股气,此时的陈毅坚持不妥协,一定要先回鲁南。13日陈毅致电军委,称“目前行动以迅速出击鲁南为宜”,“在鲁南,战场好,供应便利,易求运动战,可避开桂系。山野、华野同去,胜利有把握”。为说明在鲁南打仗比淮北好,又强调“在淮北,敌有准备,工事坚固,敌火下渡河困难,战场不好”。[18]

  察觉到了陈毅的分离倾向,极为不满,在14日的复电中抓住陈毅来电中的逻辑矛盾严厉质问:“渡运作战是你自己曾经同意之方案。此次你与张、邓、曾会商,亦以渡运作战列为方案之一。何以元亥(10月13日)电又不相同?”并且提出,如果按照陈毅建议执行,将会在山野和华中领导人之间产生更大的分歧,“请对各方利害分析再告”。[19]

  经此严厉批评,陈毅不得不改变了原来的决定,和华中分局讨论后于15日致电中央,决定“令粟率一、六两师北回沭阳集结,可能打几个好仗”,“山野拟选蒋军一路,从一个团到二个团着手”进行作战,“故回鲁南的打算已暂缓”。中央当天复电,认为双方:“决定在淮海打仗,甚慰”,“在陈领导下,大政方针共同决定(你们六人经常在一起,以免往返电商贻误戎机),战役指挥交粟负责”。按照的意见,应集中全力(华野、山野)在淮海地区先以内线作战歼灭敌一部(“歼灭东进之敌”),然后再转入进攻(“然后全军西渡收复运西”)。[20]该电中,同意山东和华中合并的意见,规定以陈毅抓总,统一华中、山野等各方意见,而以粟裕作为战役指挥员负军事上责任。这一安排实质上是明确了陈毅在华中的地位,为今后华中和山东的统一领导打下基础,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将华中的一把手改为陈毅,但张鼎丞等华中分局原领导人因为在六人领导集团中占据大多数,所以仍然是一种微妙平衡的局面。唯一比较突出的是粟裕,虽然这时粟裕的地位只是六人领导集团中的一员,但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已经为所认可,故而被授予更大的指挥特权,也使得华中领导人对于贯彻其军事上的主张有更多的信心。许多文章或书籍中片面强调“战役指挥交粟负责”,以为是对陈毅作战指挥权的剥夺,其实误读了该电报的内在涵义。

  10月18日,陈粟谭发出“合署办公”后的电报,预定“华野、山野主力均于本日集结沭宿两侧,待机迎击东犯之敌”。[21]同日,以陈毅、张鼎丞、邓子恢、粟裕、谭震林、唐亮、陈士榘联名对山野和华野发布了调整部署的指示,除规定了部队的具体部署外,还用了很长的篇幅给各纵队、师、旅的领导分析局面,指出军“由西向东者均是战斗力较差之各师,如六九、六七、二八、二六、七七、三九等,可能有个别较强的旅参加”,而“由南向北者均为较强的七四师、七军等”,因此决心“对东进之敌逐一歼灭”。同时为钳制“由南向北之七四军、第七军之一七一、一七六等师之四至五个旅,故决心留十、十一、九等三个纵队及皮旅担任此种艰巨任务”,“估计七四师即以涟水为目标,七军将以沭阳为目标,沭阳为我全军作战之依托轴,决不能让敌迅速接近而影响整个作战。因此决以十一、九两纵及皮旅共十个团担任钳制桂顽(按:此处原文疑有误,应为七十四师)五至六个团之进攻,九纵在战局发展过程中,准备西渡运河,作为全军战略迂回作战之任务,因此仅以七个团来对抗桂顽之五至六个团”。[22]

  10月19日,军整74师及整28师之192旅共4个旅,分三路向涟水进攻。为保证沭阳这个“全军作战之依托轴”不被敌迅速接近,陈毅、粟裕等决心先对涟水方向之敌的进攻予以打击,于21日午时致电中共中央,决心“以一、六师,九、十、十一三个纵队,共二十三个团集结涟水近郊,达到歼灭七十四师之大部,再看情况变化,决定新的行动”,而以山野主力监视沭新等地,如敌向东北攻临沂,则以7师、8师北返鲁南,而留2纵坚持淮海。[23]这样,华野主力23个团南下涟水求歼整74师,山野主力15个团位于沭阳待机,等于基本又回到10月7日华中领导人电报的布置方案。不过,这一次陈毅汲取了教训,山野在行动上和华野的配合已大为改善。如22日粟裕为防止桂系军配合整74师进攻,要山野令2纵一个旅南开进驻钱家集一带。陈毅23日即下令调2纵第19旅控制钱家集一带,并同意将原驻刘皮镇一带之第13旅调向涟水参战,而由2纵主力来接替第13旅的防地,并要求该部“归粟直接指挥”。[24]

  涟水战役之后,因鲁南之敌“似有极大可能日内东犯”,10月27日张云逸等报告峄县之敌分三路出动,[25]陈毅于当日再次提出北返,认为敌方在受教训之后会更加谨慎,因此我军囤集涟、沭、宿、淮无好仗可打,西渡攻击敌强固工事也不利,所以建议华野就地休整,而山野司令部率8师北返鲁南。[26]这次陈毅的建议很谨慎,不仅保留2纵,且将7师留在淮海,只带8师北归。陈毅带8师北返鲁南后,于11月上旬发动了台枣路反击战。此战的目标是调整部署中的军第77师,但由于兵力不足,未能获得预期的战果。

  这一阶段山野和华中野战军虽然名义上已经会合,但是由于未能在沭阳这一线获得战机,西进又感把握不大,故此仍是分头作战,十一月至十二月初华中野战军经过第一次涟水保卫战、涟南战役、淮沭路出击、盐南反击战等战役战斗,稳定了淮北方向的南翼战场;山野则利用台枣线出击战,迟滞了鲁南方向敌人的进攻,使得陇海路北翼之敌进展迟缓,至12月中旬,山野终于有了一个短暂的时机,可以南返沭阳作战了。

  [1]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军编印: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》,1963年。第32-33页。

  [2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1页。

  [4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1页。

  [5] 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4-295页。

  [6] 粟裕文选编辑组:《粟裕文选(第二卷)》,北京:军事科学出版社,2004年。第167页。

  [7] 张雄文:“陈毅不会打仗:张鼎丞、邓子恢、曾山报绝密电”。该电时间标为“10.4”(10月4日)有误,应为10月9日。另参见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1页。

  [8]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5页。

  [9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2页。

  [10] 陈士榘:《内线还击 驰骋华东——忆解放战争第一年的华东战场(征求意见稿)》,1985年5月。第32页。

  [11]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7页。

  [12] 粟裕文选编辑组:《粟裕文选(第二卷)》,北京:军事科学出版社,2004年。第168页。

  [13]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5页。

  [14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3页。

  [15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3页。

  [16] 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6页。

  [17] 《军事文集(第三卷)》,北京:军事科学出版社、中央文献出版社,1993年。第522页。

  [18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3页。

  [19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4页。

  [20] 《军事文集(第三卷)》,北京:军事科学出版社、中央文献出版社,1993年。第525页。

  [21]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:《粟裕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06年。第195页。

  [23] 粟裕文选编辑组:《粟裕文选(第二卷)》,北京:军事科学出版社,2004年。第173页。

  [25]《张云逸传》编写组、海南省档案馆合编:《张云逸年谱》,北京: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2年。第299页。

  [26] 刘树发主编:《陈毅年谱(上卷)》,北京:人民出版社,1995年。第475页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jeffwhiting.net/jiadianbao/902.html